時裝男士

Author : 時裝男士吳秀波

Language:

Purchases:

Category :

Subject :

Price : 4.99


Log in to reply
 

Summary




  • 反觀自我是一種智慧 他們這樣說—— 某資深撰稿人對吳秀波的評價是“有文化的國民大叔”。“在他的採訪過程中,處處可以嗅得到他作為處女座的敏感細膩和辯證氣息,也充分感受到人到中年的開朗豁達及惑與不惑之解。有經歷、既出世又入得了世,最關鍵的一點——有文化。” 與吳秀波多次合作的某資深專題編輯則說,“第一次採訪吳秀波時,無知者無畏的心態遠多過緊張、不安(傳言中,他很會聊,聊得很深奧)。無知並不是沒有做功課,而是有意避開週遭各種對他的言談,螢幕上、螢幕下,總會千差萬別,作品中的吳秀波遠不是真正的那個他。男演員採訪過很多,真的少有像他這樣,拍片折騰數小時後,依舊神采奕奕跟你聊天的。有時更像跟長輩交談,不是他喜歡講大道理,而是,用自己的經歷,來跟你分享他的感悟,跟他聊天無壓力可言!智慧、幽默、懂得自嘲,這些優質的男性特徵,想不招人喜歡都難。” “朝聞道夕聞道,找尋佛理消煩惱。東知道西知道,這山又看那山高。春雨豐枝雪落葉,歡喜證得不知道。” 這段話出自吳秀波的微博,雖晦澀難懂,卻絲毫不妨礙成千上萬的轉發和評論。能做到讓人上一秒大呼“看不懂”,下一秒又跟著他屁股後瘋追,今天和媒體打太極,明天依然讓媒體愛不釋手,究其原因,“哲學波”的醒世道理自不必說,更多的是他極高的情商和幽默的智慧。“如果說吳秀波是和媒體關係最好的演員之一,我以為不為過”(盜用“波叔體”)。若有人在這個圈子裡,深諳其道,卻依然談吐真實,從不決絕,亦不妥協,歷經繁華,卻不忘初衷,那也必定是吳秀波。他獨自存在於這個矛盾體中,“在感到孤單的同時,也感受著嘈雜”。 “波叔”很忙,在大家的視野裡,他總是忙碌的,於是大家也忙著跟隨他捕風捉影。在所有人猜測必定有緣由的時候,吳秀波吐露內心、大談過往,他說“我從未避諱談及過去,只是你們沒有在意。”在眾人以為抓住了他與大姚不和的話柄,可以用聚光燈閃暈他時,他卻輕描淡寫的說,“那是因為她太漂亮,我太帥。”每個人在熱火朝天想追隨他吃素的同時,揣摩他背後必定有著一番怎樣的自省,他卻不經意的給出三個字:“緣分唄”。所有挖空心思揣測的種種,都被他簡單地一帶而過,解釋的圓滿漂亮,更不乏豁達、隨順,這種本事和修為,絕不是他人一年半載可以練就的。 每次宣佈要做吳秀波的專訪,身邊都會無端的冒出N 個“助理”,說來提包的、拿錄音筆的、開車的、遞水的,各個一臉諂媚相,足以看出“波叔”在諸位媒體人心目中的位置。對於他們來說,喜歡吳秀波,絕不是腦殘的盲從,而是合作後,逐步淪陷,發自內心的欣賞。 Q:最近演的角色比以前的更隨意,心境上也會有這樣的變化嗎? A: 會有,尤其是在因為角色接受採訪的時候。因為你不知道話頭在哪兒,你的念頭在 哪,你的表達慾望在哪?你就會不自覺的回到那個角色身上,去找最初的創作初衷,所 以難免在某部戲某個角色的採訪中,會貼近這個角色。 Q: 很多人會從一些外在表現上去猜測,揣摩你的觀點和態度,儘管未見真實,你 如何看待這些? A:我不是一個好(四聲)說話的人,但我是一個好(三聲)說話的人。因為你大部分的態度訊號是靠媒體去放大的,但其實所有媒體與你共處的這一段時間都是相同的一種工作狀態,只可能是這種形式。總不能人家媒體大老遠的跑來,我說,你聊吧,我不高興。今天說了十七個字,這成啥了?首先這是一個做人態度的問題。我不管今天咱們是為了什麼,但是我不能讓你不高興,我不能為難你。 Q:大家都覺得池海東這個角色和你本人非常相近,你認同嗎? A:那太好了!池海東這個人嘴絮叨,他對所愛的人遠不得、近不得,遠了捨不得、近了惹不得。所以他說話就雲裡一腳霧裡一腳,又想表達自己的態度又不想得罪對方,有點像我和媒體的關係。(狡黠的笑)我在生命中屢屢被動,連出名都是。 Q:這個被動也太好了吧? A:前面不好啊!各種失業,各種莫名其妙的改變自己的工作方向!然後混啊!反正所有的生活軌跡都沒有給你指向成功。後來這麼迷迷瞪瞪的就做了,其實到最終被人認可的時候,你突然想明白一點,為什麼這回能夠順利?我只發現一點,以前我都是為了自己,多半會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你的立場是站在自己的立場,你的態度也是利於自己的態度。甚至於你的勤奮和懶散都是由著自己的性子,就做不了那麼好。頭一次是因為別人去做一份工作,你會突然發現這次做的要比以前好,因為不是那麼的計得失。 隨順 才能站在不偏執的立場 在被人笑稱“好基友”的導演楊文軍看來,成就今天的吳秀波的,絕非所謂的偶然和運氣。“他是那種氣質特別好的演員,合作的時候會有很多自己的想法,那些東西都是他這麼多年的生活積累,讓他有豐富的感受,放在人物身上,就會覺得很真實,很有味道。”十二年前,楊文軍初見吳秀波,“印象特別好”。當時吳秀波從走廊走過來,穿著一件風衣,裡面穿了個西裝,帶著一副眼鏡,特別斯文。短短兩分鐘,他就定了吳秀波演那部戲,過了很多年,他才知道,那些衣服、眼鏡全部都是吳秀波借的,“他是一個很有心的人,來見導演之前,已經把自己塑造成這個人物的樣子,所以他的成功率非常高。他演了幾天以後,我就說,這個演員不得了,那時候還有人說,啊?會嗎?” 黃秋生曾稱讚吳秀波“是難得一見的長耳朵的好演員。”而在《離婚律師》中與吳秀波合作過的同門師弟、演員朱剛日堯看來,這並不是無意當中做到的,是他自己琢磨出來,付諸於實踐,讓更好的演員、同行看到了,感受到了。“秀波哥有一次和我交流,他說台詞背得那麼熟,並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你要聽清對方在說什麼。當你真正聽見對方在說什麼,你再反饋出去的時候,你的詞,即使不像劇本那麼準確,但是在生活常態上,他一定已經是最準確的。為什麼吳秀波優秀,我覺得就是因為他的真誠,他生活當中沒有太多拘泥事故的東西,所以演出來的人物都是生動的,沒有那麼多世故的圓滑。” 作為電視劇的監製,吳秀波處女座的勁兒一上來,吹毛求疵、追求完美的特質在台詞的要求上展現無餘,在這方面他有很多執拗的想法,連楊文軍和姚晨都一起挖苦他,“你這個處女座的臭毛病”。然而,龜毛的結果就是造就了無數的妙語連珠、字字珠璣。在人物的塑造上,吳秀波更是有自己的一套理論。“在很多男性的成長過程中,因為有了家庭或者是社會的需求,都會嘗試著克制或者戰勝自己的慾望。那個時候有人隨手抓起來的是道德,有人抓起來的是利弊,但總得抓住點什麼。因為我是塑造池海東這個人物的主體,所以我就用我抓起來的東西去塑造他。池海東的毛病,他的慾望以及私心我全都有,並且在身體裡安然的都健在。我本身也是一個矛盾體,是個不停的鬥爭,產生交流的人。” Q:當個人意願和被動的發生產生矛盾時,怎麼去排解? A:你說的是,個人主觀的慾望和所謂的這種命運被動。我覺得有兩個字,我特別喜歡,叫,隨順。以前總覺得我怎麼想的我就怎麼決定,我的決定會改變我的生命。但其實如果你真的站在特別客觀的立場,換一個角度看,我怎麼證明現在所想的不是命運決定的呢?如果你真的客觀的看這樣一件事,你突然間發現,好像以前你看待世界的立場是偏執的。 Q: 怎樣看待愛與背叛,誤解與寬容? A: 我看到的特別簡單,只有一個視角,就是人的世界和人性的世界。所有這一切矛盾的產生全是人性所致,人與人的矛盾劃個等號其實就是自我矛盾。凡是站在人性立場看待的世界,全都是兩元世界。有生就有死,有聚就有散,有好就有壞,有愛就有所謂的背叛。就一定有,一定有!如果你站在一個更廣義的立場,或者更客觀的立場,你說是愛情守恆還是婚姻守恆?連生命都不能守恆,你所謂執著的不分是什麼呢?不離別是什麼呢? 讀書是一種緣分 一種修行 朱剛日堯說:“秀波哥一定看過很多書,你看他平時的談吐就可以知道”。的確,吳秀波喜歡逛書店,即便是現在,要帶著口罩去,也無法阻擋他對書店的熱愛,因為“我習慣了,從小一去書店,就覺得特別安靜,你不覺得和去別的地方不一樣嗎?”眾所周知,他喜歡看經書,因為可以從中得到休息。對於某種佛教教義或者禪法修行的書,吳秀波十分小心翼翼,在他的世界裡,每個人看到每一本書,都是一種緣分,他生怕多說一字半字,讓人誤解了那本書。“我不是所謂的宗教徒,不想不尊重任何人,我只能說我在某幾頁紙裡面,幾段文字裡得到了修行,僅此而已。” Q:閒暇的時候看書多嗎? A:小的時候看得多,大了就看得少了。 Q:因為太忙沒時間嗎? A:也不是,可能因為對你所要瞭解的知識和所感受到的內容,變得稍許的挑剔和懶惰了些,然後看書的緣分就少了。 Q:會覺得有些書沒有太多可以汲取的營養嗎? A:我覺得書就分兩種,說的特簡單和擬情形化,一種就是格鬥的書,一種是休息的書。格鬥的書大概一千本裡佔九百九十九本,即便不是苦苦爭鬥,也是戀戀不捨,看著都挺費氣力的。 Q:以演員的角度看一本書會有一種情境代入感嗎? A:對,你說的這個問題特別的準確。我最初看書都把它當文字,後來當演員一段時間,我把它都想像成視聽,每個人物的每種感覺,都想找到他的潛台詞。然後我再看書,突然發現和以前不一樣了,那個角色所說出來的話,他所擁有的內心態度,我沒有。當我最終通過他的話語,尋覓到他的態度的某些蹤跡時,我發現那種態度在我身體裡,確實就在那,只不過我一直沒有發現。那一剎那的神奇之處,就像被擦了一遍一樣,就好像我們的眼睛都是看外邊,從來沒有能看一眼自己,第一次,你審視了自己。 Q:這種閱讀的方式對詮釋角色有幫助嗎? A:有。所謂的演員表演角色,就是要嘗試著放下自我立場,站在另一個立場。演員每接一個劇本,都要嘗試著轉換立場,所以,我最終發現,那書裡寫的是一個更有趣的轉換,從有立場到沒有立場的轉換。 “有的時候你會覺得世界上有好多本書,有的時候,你彷彿間覺得,這世界其實就是一本書。這輩子恐怕這一本書還沒來得及看懂,我特希望我這一輩子能真真正正的看懂一本書。”吳秀波不喜歡淺閱讀,在他看來,即便把全世界的書都看完,最終都不會找到答案,就是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即便你用一生的精力翻閱了所有的書,如果你想不明白問題的出處,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因為,全世界的問題就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會有問題?所以書裡的答案,永遠都是答案後面還有答案,“最終我們也許找不到答案,但是我們會嘗試著如何解決問題。” Q:會對傳統書籍有紙張情節嗎? A:有的,我喜歡翻書的那種狀態。尤其我們過去看的那些書,它的紙張不是那麼奢華,不是那麼潔白,有些微微泛黃,在上午陽光開始好的時候,你翻起一頁書來,如果書舉得高的話,陽光可以透過書頁,你會覺得那幾頁紙彷彿有了真正的生命力,而當它劃動,你能聞到書香,你能聽到書劃過書頁的聲音,好像覺得表的秒針在滴答前進一樣,你的生命也隨之有了進展,翻開了新的一頁,那確實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受,可能我有這種感受,說明我處在這個時代,我老了(淡淡的笑)。 Q:相比香港讀書文化的低迷,內地則十分繁榮,你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A:我覺得這不是一種昌盛,只是你發展的比別人慢而已。就好像如果倒退十幾年或二十幾年,你可能還會看到人力車,難道在那個時候你會想到他們守恆的堅持一種傳統嗎?但我們不妨幻想一下未來,就好像手錶從計時工具變成一種生活態度的裝飾品一樣。也許有一天,男女約會不用把那束玫瑰花活生生的剪下來,而我們找到了一種非常懷舊的古董用品,叫做紙張,上面用油墨印著一束玫瑰。我們可以站在廣場,別人會說,哦,快看,多麼的懷舊和有品位,也許那是我們看到的最後的書籍。 Q:聽起來好像有一點傷感。 A:恐怕那個時候,玫瑰也不多了吧!哈哈哈! Q:想過要自己寫書嗎? A:也許有一天,吃飽飯發呆坐那看海可以完成交流的話,我就會願意寫,我想可能有那一天。 矛盾中 歡喜證得不知道 “其實,我現在所擁有的,被別人關注的形象和名聲,不是我喜歡的,那是我的工作帶來的。”既然所有角色是必須按照河流要求、隨順的方向產生的,吳秀波選擇坦然接受,隨遇而安。他稱自己是一個渴望安全和舉止圓滑的人,在所有的談吐上,都站在尊重對方的立場,換個角度說,也可能是站在一種不傷害自己的方式上在做交流。“我一生中最害怕的,不是別人跟我說,你是個壞人,你是個沒用的人。我最害怕別人跟我說,你是個好人,你是個有用的人。” 楊文軍看到的吳秀波是一個強烈的矛盾體,他看破了很多,所以比較平和,但另一方面他身處紅塵,一定會有很多慾望,還有跟他去對抗的東西。“他連著兩年吃素了,我想他吃素,也是因為需要降低一些人生的慾望,或者讓自己更平和,那就說明他自己有這種強烈的慾望才去降低。他挺兩極化的,一方面看透了很多東西,而另外一方面,演戲又恰恰需要較真兒,如果他完全沒有自己的想法,那還談什麼?所以我相信他也是一個挺矛盾的人。” “吳秀波平時也有像池海東一樣小雞賊的地方,但是沒有那麼賤、那麼萌(哈哈)。作為演員他夠真,作為朋友他夠軟、夠暖。他是比較少見的可以演任何角色的演員,那是因為他的真言真語。你看到他的插科打諢也好,深情款款也好,痛苦糾結也好,都是他心裡有感受才演出來的。同時,他非常的柔軟,很細心,跟他在一起,永遠都是非常舒服,非常溫暖,他沒有那些抱怨或者功利的東西,可以讓你享受特別簡單的友情。” 相比之下,朱剛日堯第一次見到吳秀波,就真切地感受了他的真實。“見到他的時候,秀波哥站起來說,我知道你,你叫朱剛日堯,對不對?當時我愣了一下,因為作為他這麼一個大牌的明星,即使知道,他也可以不說,你說他能不真實嗎?他很幽默的同時,也讓我覺得很尊敬他,在那樣一種場合,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那,他會把注意力分散到我這裡,一個年輕人的身上,怎麼會不值得尊重?!”“秀波哥,如同他的名字一樣, 像一棵俊秀的菠菜,非常好看,營養價值極其豐富。對媒體他很熱情,但平時,卻是個慢熱、安靜的人,他很真實。” Q:絕大部分時間公眾看到的都是塑造出來的吳秀波,並不是你真正的樣子,會為此糾結嗎? A:有一個小記者問過我,既然你有自我的觀點,為什麼不堅持呢?那是前些天盛夏最熱的時候,我說今天好熱呀,其實我們倆脫了衣服比穿著要舒服,你看看咱倆誰做得到?我相信我這個行業,沒有什麼真知灼見,只是一個服務行業,我不過幫人完善視聽而已。我曾經也做過廚師、美容師,我也賣過藝,那時候沒有人跟我探討人生,我也不以為現在就真的有人想跟我探討人生。我不會擁有更好的答案,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Q:會為此感到孤單嗎? A:我在感覺孤單的同時,也感覺嘈雜。我從來不會因為身體裡任何一種所謂讓自己不愉悅的情緒或者狀態,覺得需要到鄙視人性的這個層面。我認為,每一個層面的人性,都是我人生路上的風景和痕跡,我都值得感恩和看見。 Q:現在的形象是自己喜歡的嗎? A:我前兩天發了一個微博,說,池海東做了一個夢,發現在夢裡他睡不著覺,最後那個失了眠的池海東,終於發現這是個夢。其實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何必只為一個角色,一個樣子(而活)呢,對吧? Q:兩年前採訪的時候,讓你用三個詞描述當時的狀態,你對我說無知、無知、無知,現在我還想問這個問題,答案會是什麼? A:那麼準的答案(哈哈爽朗的大笑)!好準啊,兩年前嗎?哇塞,兩年前那個孩子居然站在那麼高處,遠眺了一下,我建議你去看一下我的微博,非常歡喜地證得了三個字—不知道! Q:所以答案是不知道嗎? A:如果你一定要三個詞的話,那就是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哈哈)!



Comments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书行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