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MEN 睿士

Author : ELLEMEN 睿士吳秀波

Language:

Purchases:

Category :

Subject :

Price : 4.99


Log in to reply
 

Summary




  • 吳秀波:不再凌晨兩點孤獨 不再大腹便便170斤 所謂坐懷不亂 本月大主題有關女人和老男人,所以在為封面人物吳秀波出拍攝方案時,我有點擔心,因為現在人的想法很多,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多,如多將女性元素融入畫面的話,會不會引起歧義和曲解?加上國內外各類封面把男人和女人的手啊、臉啊、吻啊、身體啊都結合過,所以更要求我們別出心裁。於是,乾脆腿吧,性感的高跟鞋踩著男人,估計咱也挺樂意,女性朋友們也不會生氣。而且,要承認的事實是,男人對女性腿部線條,尤其是小腿,越發著迷,原因就不追究了。吳秀波和他的團隊對於這樣的創意非常坦然,身體力行地展現了什麼是坐懷不亂。對了,要在這裡真心感謝一下出境的女模特楊鑫婷,把吳秀波奉為男神的她,興高采烈地和我們一同完成了拍攝。 吳秀波依然保持著雅痞形象,還是那頭髮,那鬍子,好像時間已經停滯。開口說話後,才會察覺到他的變化,形而上的人生大道理變成了家長裡短,一下子接了地氣。吳秀波說,一是因為沒那麼在乎自己了,二是稍微學會替別人著想了。而這些改變,都是和自己談話的結果。吳秀波不想用“戰勝”這種帶著強烈勝負欲的詞,因為這不是他分裂出的兩種人格在一決高下,而是學會與自己和解。無疑,這是一種更明智的方法。 從形而上到接地氣 吳秀波的走紅讓人意識到,原來中國男明星還有雅痞這一款:聰明,有點消極,卻絲毫不猥瑣。不過,走紅也讓吳秀波成了媒體口中公認的“不好對付的藝人”。倒不是因為態度蠻橫或是愛耍大牌,而恰恰是因為表現得過分謙卑和溫和,他面前似乎總有一道不可踰越的屏障。 關於三觀的討論充斥在每一篇吳秀波的訪問當中。談工作也好,聊生活也罷,都被他用人生哲學應付得滴水不漏。挑不出毛病,卻也找不到答案。 事情發生在吳秀波身上,就可能被解讀成對冷酷世界的消極回應。娛樂圈對於“一夜爆紅”的人從來不太友善。在演《黎明之前》的劉新傑之前,吳秀波的通告根本排不出去,宣傳像推銷員一樣費盡口舌給媒體打電話卻收效甚微。在電視劇播出後,情況則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吳秀波檔期全滿,換成了記者想方設法擠進日程表,並試圖通過拐彎抹角或循序漸進的方式,為手裡握著的問題尋找答案,那些關於吳秀波的過去、家庭、緋聞等一系列的私隱。以吳秀波的智慧和口才,足夠他跟媒體打上好幾圈太極,不想說的一概不提。 事實上,正是因為見慣了媒體和宣傳的各種辛苦,吳秀波才從以前的不愛採訪,變成後來的“趙氏太極採訪法”創始人。他從自己的世界裡走出來,有點願意去瞭解電影這個產業是怎麼回事,明星是哪一個環節,宣傳又起什麼作用。“以前對發行和銷售利潤沒有太多想法。說白了,一是那時的錢好賺,二是我也年輕,反正戲讓我賺錢了,宣不宣傳關我什麼事啊。曾經確實牴觸過宣傳,可現在想想,人家真不容易,投入那麼多錢。所以,在不讓自己彆扭的情況下,盡自己所能給人宣傳。”讓別人能圓滿一些,是吳秀波現在做事的出發點。 這麼一來,有點能理解他為什麼會在最近的採訪中自曝往事了。這應該是吳秀波第一次這麼做。有人說,他為了宣傳《離婚律師》拼了,不僅發佈會上滔滔不絕地跟姚晨搶話筒,私底下也給足猛料。吳秀波的解釋是:“因為最近的媒體對我比較客氣。剛出道的時候,基本每個媒體都想讓你在娛樂上作最大的貢獻。我對大家走的也是打太極的路子,聊著聊著就形而上,就務虛。其實大家不需要做這種期待的時候就能務實了。不是我說了什麼,而是什麼樣的耳朵就能聽見什麼。”所以,那些曾經被人想方設法挖掘的秘密,才能在這個時刻被毫無徵兆地吐露出來。 所以說,務虛和務實的分寸,被吳秀波逐漸掌握得恰到好處。不過,他其實依然有不好對付的時候,只不過他更懂得這個圈子的法則,該給什麼不該給什麼心中有數,什麼該反駁也心中有數。 比如,媒體給出的“一夜成名”的評價,聽上去像吳秀波佔了巨大的便宜,什麼都沒付出就賺到了。對此,他的反應是:“我本身就是一塊落伍的材料,靠努力衝到現在,我吃苦的時候你們見著了?”他最多認同“中年得志”或“大器晚成”。 好笑的是,當吳秀波開始接地氣,卻有人主動來找他聊人生,聊哲學,“這時候,我反而覺得沒什麼可聊的,要不然你去看我的戲,或者特簡單,你去聽聽李宗盛的歌,就是那首《山丘》。”在李宗盛的歌裡,透出了吳秀波對人生境界的追求。“他的音樂對我來說如父如兄。有著男人的情懷、自嘲、釋情以及修行。”而《山丘》裡所唱的“時不我予到喋喋不休”的態度,正是吳秀波所渴望的。 酒吧時光與飛行恐懼 二十歲到三十歲是男人最黃金的十年,吳秀波的黃金時代卻是在酒吧裡度過的。那時,他是駐唱歌手,和一大幫朋友吃吃喝喝,跟不同的女孩談戀愛。 在說到“談戀愛”之後,吳秀波就此打住,並沒有詳細回顧戀愛史。他認為那些都不是書裡描述的青年時代愛情的刻骨銘心,也許只是雄性荷爾蒙分泌過後,一個男人與邂逅、偶遇、曖昧、幸福和傷痛所發生的化學反應。這些感情效果都被他收錄到了1996年的創作專輯《愛之戰》之中。現在聽起來,十首歌都籠罩著上世紀90年代凌晨兩點的酒吧特有的孤獨和憂傷。 混酒吧的日子給吳秀波帶來過短暫的財富,一晚駐唱的收入頂普通人一個月的工資。但那個年代的經濟泡沫形成得快,消失得更快。1998年,酒吧文化已不再紅火,音樂行業也走向低迷,他孤注一擲地把錢投入到唱片製作,讓一切積累歸於零。他沒有如願地成為“著名歌手吳秀波”,不得不拾起表演這個老本行,當起演員。對於當時的他來說,演戲只是個養家餬口的方式。 那一年吳秀波三十出頭,體重卻有170多斤,挺著大肚腩,像漫畫裡諷刺的那樣,無法彎腰為自己繫上鞋帶。為了接戲,他拚命減肥。已過而立之年的人,被生活追趕的腳步更加強烈,吳秀波回憶當時的想法只有一根筋地“拚命往前衝”,他瘋狂演戲,投入到每一個角色,相比從六樓往下跳的戲碼,減肥還是件相對容易的事情。他開始面臨著社會上一般男人都會有的壓力:賺錢、供房、養孩子。你覺得他現在的狀態是超脫和瀟灑,但現實問題依然讓他皺起眉頭,身上肩負的東西太多,紅不紅都很難放鬆。 再看看走進攝影棚的吳秀波,身材比銀幕上還要削瘦,曾經發福的痕跡徹底沒了影。胖子的外貌與他再也扯不上關係,取而代之的是各大品牌的高級成衣和腕錶,趨之若鶩拚命往他身上套。他也絲毫不敢怠慢,並開始改變自己。 這種改變不是從前那種“重新做人”的改頭換面,而是生活和心理上的每一點細微的變化。比如,這次拍攝的通告表上特別標註出,吳秀波的午飯食譜為素食。吃素,是他近兩年的生活方式,卻與信仰沒什麼關係,這只是在克服“恐飛症”過程中的一個連鎖反應。 一個明星如果沒法坐飛機,得耽誤多少拍攝和宣傳?吳秀波也記不得是哪次採訪,怕坐飛機這件事被他說漏了嘴,成了眾所周知的秘密。有一段時間,他對於坐飛機的恐懼不能自已,甚至到根本不能坐的程度。國內的通告一律火車解決,火車到不了或趕不及的,最終就選擇不去。但現在,他基本上克服了不能坐飛機這件事,“飛行恐懼我一定還有,每次起飛前都有不同的心理反應,但跟自我心態調整的關係很大,我現在就是凡事都嘗試著隨順。” “隨順”是他最近特別愛掛在嘴邊的詞語,說通俗點,可以理解為不跟自己也不跟別人較勁,不擰巴。就像他對於飛行不再逃避,而是試圖找出一些方式來和解,比如隨身帶著一本《金剛經》登機,全神貫注、靜氣寧神的時刻可以防止恐懼無限度的侵蝕。 吃素還讓他馴服了自己的慾望,也讓他終於擺脫了“吳半本”的綽號,不再是出去吃飯拿起菜單就照著半本往下點,而是水果和青菜,夠吃足矣。擺脫了慾望,他才能平心靜氣地嘗試著說服自己。“‘戰勝’這個詞太漢子了,我不是那麼強勢,應該說我會跟自己好好談。強制性的最終結果就會如同以往一樣,放棄上飛機。”吳秀波找了很多容易被接受的證據和例子來跟自己商量,比如“我就想,你不坐飛機就不是在飛著嗎、地球自轉也在飛行,而且速度非常快……諸如此類”,直到達成共識。 婚姻要有合約精神 《離婚律師》裡面池海東的角色,也是吳秀波變得愛跟人聊天的催化劑。“這本身就是一個話嘮戲。池海東作為角色本身不能直接表達態度,所以故事中他釋放情緒的方式就是說話,甚至自嘲,導致這個人就會有點碎嘴。”他還是離不開角色,“不貼到角色上去,就不知道是誰在那裡講話。” 吳秀波不僅因此變得話多,還研究起《婚姻法》。“我們每個人對愛情婚姻都抱著一種特別羅曼蒂克的想法,美好的前景和夢幻中的城堡,拿這個小冊子一看,發現它講的是你的權益,和如何在離異時捍衛你的權利。”吳秀波說:“你會發現法律所捍衛的,不是你最初想要的愛情,婚姻法裡不是講愛情的事,講的是合約和違反合約的所有條例,這兩個東西反差特別大。” 雖然他還是對自己婚姻的細節諱莫如深,但卻對這本小冊子上所闡述的“合約精神”表示了認同。十二年前,正是因為妻子懷孕,才讓他結束吊兒郎當的生活,回到賺錢養家的正軌,因為這才是男人的擔當。他曾透露,家裡所有的房子、車子都寫著妻子的名字,存款也都在妻子手上。甚至他害怕坐飛機也有家庭責任的因素在裡面,他的母親、妻子的父母都沒有工作,吳秀波就是一家的支柱。 《離婚律師》不是他第一次把自己和角色混淆在一起,讓人分不清那是吳秀波本人還是戲裡的人生。宣傳《非常道》的時候,他的語氣間竟然透露出了些黑幫式的凶狠,但《北京遇上西雅圖》的那段日子就總喜歡與片中的孩子黏在一塊兒。而他又會真的順勢談起兒子憨哥和雨哥,那些只有孩子身上才會有的天真、善良、無邪,吳秀波總有回到孩童時代的衝動。在《我的青春高八度》裡,他延續了這種衝動,成為音樂老師,和年輕演員一起唱歌跳舞,又找回了久違的歌手的感覺。他也能變成公務員,《馬向陽下鄉記》宣傳的時候,吳秀波的語氣變成了:“叫上鄉親們一起來宣傳。”他與每一個角色發生關係,以此換取下一個角色的合同而不是別的。當下,也很少有演員真的這麼做了。



Comments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书行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