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HAS 樂活

Author : LOHAS 樂活吳秀波

Language:

Purchases:

Category :

Subject :

Price : 4.99


Log in to reply
 

Summary




  • 湯唯 吳秀波 美味知情愫 料理解碼性格 美食,是他們共同的愛好。當吳秀波問起湯唯想吃什麼的時候,一個從當年讀書時就唸唸不忘的熱狗,成了他們第一頓飯。愛吃的人未必會做,但對廚房一直都有躍躍欲試的情懷。 吳秀波用“好好吃頓飯”這樣的形容來評價他和湯唯的新戲《北京遇上西雅圖》,片中的他和湯唯演繹了一段“孕育”而來的緣分,片外的他們有著不同以往的長達一個月的境外體驗的經歷,徜徉在天很藍空氣很新鮮的令人嚮往的異國,享受著有時差、不被“粉絲”認出的輕鬆時光。 面對食材,吳秀波說,他心中的自己就像是一個藝術家,調配組合,自由創作,端出來的菜就是藝術品。湯唯則擅長煲湯,在劇組過冬天的時候,小火慢燉的一壺油脂豐富熱氣騰騰的濃湯是她禦寒的必備法寶。 做飯同寫字一樣,看似簡單的過程總能透露出實施者隱藏的性格密碼。 “人在路上走的時候總是想目標明確,少走彎路,可是往往就忽略了,只要腳下有路,走就是方向。”吳秀波這樣註釋自己的人生軌跡,湯唯也用一直的勤奮努力贏得自己真正看重的位置——為了演好上海女人,她每天穿著旗袍踩著高跟鞋不行;為了演好孕婦,她請人裝了個十幾斤的背包掛在胸前,連去洗手間也不例外。“認真品味美食,這是對味道和生活的尊重。”因為好胃口而被吳秀波稱讚的湯唯絲毫不掩飾自己對“吃”的喜愛,由“吃”而來的一句見解像是投入水中,圓暈由此一圈一圈地蕩漾開來。 “每天的生活中,其實只有安安靜靜地吃頓飯是最重要的事,可我們現在總是給吃飯增加很多附加值,談戀愛要吃頓飯,談生意也要吃頓飯,忘記了本來的滋味。”平時的吳秀波和湯唯都是話不多的人,似乎生活的細枝末節只有在安安靜靜的咀嚼中才能品出味道。吃飯的節奏往往也是做事的節奏,在“急躁症”無限蔓延的環境中,肯於慢慢吃飯的人總是會把更加單純和專注的顏色留在自己心底。 記憶上溯味覺 尋覓的樂趣,分享的快樂,凡此種種都是美味記憶的一部分,就好像吃刀削麵一定要看到漆黑的鍋沿兒和翻飛的面片,這和文明與否無關,只是因為那是記憶中直達美味深處的那條線。 在吳秀波和湯唯的記憶中,美食還是上溯家鄉味道的線索。 “我從小在北京長大,年輕的時候在歌廳唱歌,結束後騎車回家,半路上總是會因為路邊那一碗熱氣騰騰的鹵煮而停下。” “杭州人愛小吃,小時候記得最香的味道,就是手裡拿一張紙,紙上放一盤牛肉;要不就是街邊的臭豆腐,要拿豆腐票去買,裝在一個紙袋裡,上面放點辣醬,那是我跟我媽兩個人的晚飯。” 童年的美食味道,總是能夠滿足對家鄉的懷念和依戀。 在北京長大的吳秀波還記得第一次出差到江浙的時候就很喜歡蘇州風味的食物,不解之餘,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原是蘇州人。 電影中的文佳佳和Frank,是移居海外的華人,無論是戲裡還是戲外,中國味道一直都讓他們魂牽夢縈。“海外的華人超市中品種齊全到讓你吃驚,可即使是這樣,要是讓我長期生活在那裡,我還是受不了。”湯唯說。 而美食的記憶卻不是只關乎味道,那是一種挑剔的儲存。輕而易舉地得到,是湯唯的遺憾:“在北京生活有一個好處就是能找到各地的美食,比如我有一次在山西愛上了那裡的刀削麵,不久之後就發現在北京也開了一家;還有一次是覺得一種意大利的食品好好吃,不久在北京也找到了,我說不出味道有多大差別,可是心裡卻有一種失落。” “每次到餐廳吃飯,都會被助理帶到裡面的房間,除了顯示對我的照顧,也確實是為了避免給餐廳找麻煩。”吳秀波成名後的煩惱之一,就是少了很多親近美食的機會。“你吃飯的時候聽不到鄰桌人說話的聲音,這頓本來可以很‘江湖’的飯就少了江湖味。”如果說距離帶來的是嚮往,那麼珍惜的就一定是“平常”。第一次去法國時吳秀波曾走遍了巴黎的大街小巷去找中國味道,最終發現了一處吃烤串的所在。 採訪間隙,他倆聊些什麼? 湯唯×吳秀波 吳秀波:男女在一起相處,吃飯是一種處在不遠不近關係中接觸尷尬的方式。如果說我第一次請一個女孩吃飯,她能夠特別漢子地說一句“好吃!”,那會讓我立刻對她心生好感。 湯唯:你要為你的“波蜜”們著想,不能讓大家見到你之後都是這一句話。我喜歡愛美食的男人,愛美食肯定是愛生活的表現,但是不想別人為我做任何改變,包括為我做飯,除非這件事是他心甘情願的,能夠樂在其中的。 吳秀波:我喜歡吃飯,但我對飲食的要求極其低下,小時候的朋友老諷刺我,說你有如此高尚的情操,卻有一副如此下賤的胃口。 湯唯:我到了北京之後還愛上了一種食品,就是大腰子。吃得別人目瞪口呆,一個勁問我,你是杭州人嗎? 吳秀波:我特別喜歡吃夜宵,但是現在國內吃夜宵不得不遠離人群,一下子就覺得沒了味道。 湯唯:我還是經常不在乎,到一個飯店,找一個牆角,對著角落坐那就吃。如果有人發現了過來看我,那轉個方向接著吃。 吳秀波:可我特別享受吃到睡著了的那種狀態,吃著吃著眼睛睜不開了。朋友們有時候說我:“怎麼你吃飽了開車都比平時慢呢?” 湯唯:我雖然不用怎麼為體重兒煩惱,但是胃不太好,不敢多吃,吃多了坐立不安的,還容易困。 吳秀波:我小時候,父母朋友只會告訴我一句話,東西趕緊吃,別放時間長了再吃對身體不好。可是現在出去吃個東西別人會提醒說,注意點,吃不好可能被毒死,我就想,怎麼吃東西能把心給吃壞了。 湯唯:我特別想跟北歐的人做一次血液對比,看看我的血液裡面究竟有哪些物質是因為吃了有毒的東西而變成了抗體,跟人家健康飲食的人比有多大的區別。 作者手記: 拍攝的那天難得趕上了北京的溫煦陽光,我們一早就驅車去了位於順義的梵幾客廳。推開一扇沒有標示的木門,安靜的室內種著一棵大樹,暹羅貓慵懶地踱著步。湯唯,跟銀幕上的形象一樣,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頭髮蓬鬆,眼睛裡帶著淺笑;吳秀波倒是一改平日晴朗形象,蓄起了絡腮鬍,多了份男人的滄桑感,談笑間卻仍擋不住滿眼融化人的陽光。在梵几淨空的客廳裡,與其說那日的拍攝是工作,倒不如說是兩人之間的一次愜意聊天,關於吃飯,關於生活,關於記憶,關於電影。



Comments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书行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