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男士

Author : 時裝男士 L'OFFICIEL HOMMES吳秀波

Language:

Purchases:

Category :

Subject :

Price : 4.99


Log in to reply
 

Summary




  • 媒體總愛說吳秀波喜歡賣關子,說話繞彎,淨高些哲學問題,“‘飛’得不得了“,甚至還給他扣了頂”哲學戲子的帽子。且不說“戲子”一詞是否合適,單是對“演員vs哲學”的命題大呼小叫,就已經夠了!演藝圈中不乏浮皮潦草,卻也無法否認真金白銀的存在。在採訪中,我們見到一位如此喜歡辨證論思維的哲學“大叔,一個演藝圈中的”另類“,一位隨時能把自己逗樂的生活家。和他聊天,本身就是一次思辨的過程,不僅幫助我們去瞭解裡面”的他也順便幫我們理清自己的思路。 此岸何嘗不是彼岸 時代一直在變,風水輪流轉。這年頭,大叔們越來越吃香,反而是那些英俊小生市場縮水,於是越來越多的英俊男演員們發覺此道,“蓄鬚明志”,卯著勁兒地往滄桑裡捯飭。但滄桑是學不來也裝不像的,正如學歷可以作假,底蘊卻是需要實打實的根基。走在時代前沿的“大叔”們並非創造了這一現象,而是當時間的沙漏流向這一刻度,歲月的風塵漸漸磨礪了寶劍的鋒芒,一切都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吳秀波這位“國民大叔”從籍籍無名到家喻戶曉,靠的不是簡單的商業包裝和經紀手段,而是豐富的生活積累和務實的哲學思考。 邯鄲學步東施效顰,儘管結果不倫不類,但究其初衷卻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只不過學錯的方式,效錯了表情,那都是因為不自知。談起自己的過往,吳秀波自言也有過青澀稚嫩的曾經,有過憤青的階段,也有過一味憧憬的懵懂——一如他在電視劇《請你原諒我》中所扮演的“問題青年”徐天及其朋友們一樣, 不停地站在此次望著彼處,從A到B,又從B到C,一直沒有一個準確的方向感,不知道路程的妹子段風景究竟對整個生命而言意味著什麼。 揭諦揭諦,般若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摩訶。”這一段心經是在《請你原諒我》大結局時徐天(吳秀波飾)和何美麗(海清飾)的對白,徐天不明就裡,只是每每讀來心便清靜。何美麗留了一手:“它的意思是:去吧去吧,到彼岸去吧,彼岸是光明的世界”。雖然她也未必真的明白,但這一段並不通俗的對白卻恰恰可以概括那是的青春迷惘。故事上演到這裡似乎已是完美結局,皆大歡喜令人神往,然而令人意想不到又貌似跳脫的是,到了劇集真正收官時,吳秀波卻自己設計了一段花紅柳綠的花鼓戲,男女主人公畫著油彩,跑著旱船,郎情妹意,興高采烈,甚至有些滑稽。但或許這是他們才是演著真正的“自己”和真實的當下也未可知。 吳秀波對此的體會是:“有時我們從來無暇顧及,總是在看他人,很少能看見自己。能夠用幽默和自嘲的態度去看待所走過的路程,才是一種成熟的態度。其實這也證知了我當時對心經以及那部戲的理解,人因為憂系此岸或恐懼此岸而求彼岸,而其實此岸何嘗不是彼岸。所以我以為那部戲是對我整個青春成長歲月中的另一個記載,很多人糾結於以前或者是以後,但是慢慢開始長大才真正知道,其實真正的生命就是在呼吸之間,就應該活著當下。” 換言之,正是“此岸”決定了“彼岸”,而吳秀波打拚的這些年,憑藉豐富的閱歷和足夠的沉澱,換來了如今的“盛世彼岸”。 看透的人才會自嘲 整整幾年,全國人民都在各種黑處女座,吳秀波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處女座。對於被“黑”這件事,他是這樣反饋的——黑唄《反正我也喜歡黑色,我的衣服都是黑色的。又問道如果你周圍的人都來黑你,你有什麼想法?他說了一個絕妙且會讓所有處女座大呼過癮的答案——我覺得一個人生生世世的輪迴中總有一世會做處女座吧,每個人都會有。那麼,關於很多處女座比較偏悲觀的說法,他又作何總結呢——如果我們要做分別,不妨做一個更大的分別:處女座的貓是什麼樣的,處女座的狗是什麼樣的,處女座的大像是什麼樣的,處女座的螞蟻是什麼樣的,動物中也應該有十二分之一的處女座吧。這個戲謔而有些任性的說法讓他自己和編輯笑得岔了氣。 Q:你塑造過的角色中,本色出演的成分多嗎? A:故事不是我的,環境不是我的,但是我和角色是一體的,我希望通過角色的每一個語氣、每一個態度及其最終表達的方向感來表明我在自己的生命中所感受到的東西。 Q:我挺期待看你演的喜劇的,肯接演喜劇的人都有一種敢於自嘲的態度。 A:年齡越大,就越有希望接到更加豁達和能夠自嘲的角色。因為確實沒有必要太糾結。 Q:人活到一定歲數會更加釋然。 A:其實幽默與自嘲是一種非常優越的態度。 Q:有人這樣說過,特別自信的人才會自嘲。 A:看透的人才會自嘲。 採訪中,吳秀波常常自己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甚至一度笑得說不下去。他說自己很少會不開心,因為完全不在乎。其實,並非是不在乎,而是在意過、努力過,也嘗過痛苦和失敗的滋味,才有了這一笑泯“恩仇”的江湖豪氣,才有了自嘲但自知自制的如今模樣。 沒有真正好的作品 Q:有沒有一部戲或者幾部戲是很願意拿出來和大家分享,覺得挺值得回味的? A:沒有。(笑)真的。 Q:是因為好作品太多? A:不是,是因為真的沒有我以為好的作品。 Q:那你以為的好作品是什麼? A:就是真的從裡面可以不停地看它寓意和態度。比如我看過一部叫做《維摩詰經》的經書,它不單單是個寓言故事,或者戲劇,它是真實的記錄。且超過了我們日常看到的戲劇所能表達的一種更為真實、圓滿的變通的態度。 Q:特別清晰的態度會不會令人尤其是當代社會的人覺得殘酷? A:其實越是真實的事物反而越不容易被人相信,每個人站在自我的立場想故事,想世界,想所有語言的對答,所以就變得非常主觀和不準確,而那部經書是非常圓通、包容和客觀的。 Q:你一般什麼時候看書? A:有時睡前閱讀,或者在拍戲現場,當我想讓自己更安靜的時候就看書。什麼類型的書都看,可能近期看的經書多一些。我覺得那是一種文化。 Q:這是內心的一種修煉?宗教信仰? A:我不是拿它當某一種宗教或信仰來研讀,我把它當做文化和某種唯心科學。這些閱讀確實對我的戲劇表演的支撐有很大幫助。 Q:隨著這些內在的豐富和成熟,會覺得自己能夠掌握的越來越多了吧? A:能夠漸漸掌握自己的表演方式,對於結果,沒有人能夠掌控。我以前是沒的可挑,後來就特別挑,現在發現,挑不挑的,都不是我能定的。真的按照某一個水準挑的話,可能就接不著戲了。這個標準是什麼?得一個比一個好才行,但最終你會發現這根本就是一個無望的挑選。要是真的能夠一部比一部好,就好比你有一次又一次中大獎的機會,這怎麼可能呢?可能這個和彩民買彩票的道理是一樣的,中不中都會繼續買,那我繼續拍就好了。 比較是沒有意義的,那是分別心 演員們常拿來比較,無非是 誰更紅,誰的酬勞更多,誰的江湖地位更高,誰的粉絲更鐵。風雲際會的演藝圈裡,當事人大都會“謙虛”地說些“不存在比較這回事,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而某某某也是個非常棒的演員”一類的公關之辭。關於比較,吳秀波說的是,這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他瞭解自己的特質,清楚自己的定位,那就是——沒有定位。他說自己沒有什麼優勢,都一樣——他指的不止是和其他男演員相比,而是泛指所有人。“我想,非要說不一樣的話,我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怎麼看大家都一樣。我不去做比較。” 吳秀波以前有過那種糾結階段,對錯好壞高級低級正義是非,他都琢摩,越琢磨越不明白。慢慢的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拍的戲越來越多,漸漸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和演的都是人性,是人的一部分。“除非有一天我不是人了,才有權利去評判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和對錯。” “我相信我只要去分別,就永遠有分別心,永遠有不滿足,永遠有對錯,對錯裡面還會有對錯,對錯的背後還會有對錯。總的來說,迄今為止,我已經體會了幾十年蹺蹺板般的生活,但是我發現可以去做就秒鐘、幾分鐘或者幾天的天秤。你會發現那也是有樂趣的生活方式。” 他還有一段話我覺得可以載人史冊,雖然未見得是他的原創——一切差異和共性都存在於所有人身上。這世界上出了一個捨身入死的人,每一個人都值得榮耀;相反,這世界上出了一個卑劣殘忍的人,每個人都應該為此感到慚愧。 我是個非常無趣的人 Q:看過一些報導,你說自己是個無趣的人。 A:非常非常無趣。 Q:覺得無趣的點是什麼? A:如果沒有戲劇,沒有戲劇裡的故事,我以為我自己的生活並沒有太多的色彩,我從小到大,不是一個膽大妄為的人,一直都是在看著別人在做什麼,跟著別人做什麼,終於有一天自己可以做什麼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又不想做什麼了。 Q:但別人好像並不這麼認為。 A:說我有趣的原因或許就是這個人竟然如此無趣吧!(大笑) Q:會在某個時候有厭世情緒嗎? A:有過,我都有過,有過奮發向上的時候,有過想躲到世外桃源、憤世嫉俗的時候,現在這些東西依舊安好地在我身體裡,生長的差不多,哪個也沒有長得過於健碩或者枯萎。 Q:那這些時刻都是如何過去的呢? A:我以為,如果你看到一株參天古樹或者一片荒原,你會覺得那是天造地設;而當你看到一片莊稼地的時候,你會覺得那是日常耕耘的結果。(自嘲地大笑不止)這也許是一種碌碌無為的人生吧。 說到底,智者因循自然,又耕耘不息,得失之間,並不強求。所謂“碌碌無為”實則無為而治的平靜心態罷了。 放下我執,無求乃樂 我們給吳秀波設了個套,問了他幾個看似簡單又玄乎其玄的問題——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顯然我們的預謀被他“識破”了,他放棄了回答。“其實這裡邊沒有一個問題我是需要去思考的,或者說沒有一個問題是有答案的。我活到現在,知道了自己。 作者手記: 一般來說,整理採訪錄音是件煎熬的事。但當採訪發生在吳秀波這位“國民大叔”身上,此過程則變得美妙而享受。採訪中,處處可以嗅到他作為處女座的敏感細膩和辯證氣息,也充分感受到人到中年的開朗豁達及惑與不惑之解。 吳秀波身上集合了一名好演員的諸多特質——外形看著順眼(他又豈止是俊朗這樣簡單),戲劇功底深厚(科班出身又自成一派),台詞恰到好處(自然流暢不做作),能夠塑造完全不同的角色類型(可塑性極強),對做明星這回事沒什麼企圖心(只想做個好演員,並且不認同自己作為明星這一身份),懂唱歌(懂不不懂之間的區別太大了!),形體表達生動到位(拍片時攝影師給他什麼樣的音樂他就擺什麼Pose),有經歷、既出世又如得了世(詳見吳秀波百度百科),最關鍵的一點——有文化。



Comments

Log in to reply
 

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书行 was lost,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